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document.write(''); } })();

聚会如何攒成?主创揭秘《南方车站》的灼人秘密

时间:2019.05.19 来源:1905众盈彩票 作者:派翠克

胡歌刁亦男桂纶镁


1905众盈彩票专稿 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场刊评分出炉——2.7分,在本届戛纳主竞赛单元已经出分的十部影片中位列第三。评语写道:“这是一部错综复杂的中国黑色电影。电影充满了让-皮埃尔·梅尔维尔的极简主义与存在主义风格,也印证了黑色电影在中国的不息生机。”


 

目前,影片的烂番茄新鲜度达到89%,9家媒体中有8家给予了好评。《好莱坞报道者》评价其为“在粗粝的当代中国背景下上演的一部苍凉又锋利的黑色电影。”《综艺》则说:“刁亦男完成了一部高水准的中国黑色电影,鲜明的个人风格引人入胜。”


 


对于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每一位主创而言,戛纳何尝不是漫长旅途中又一次短暂的聚会,而我们也在聚会的幕后和间隙与他们聊了聊“南方车站”背后那些“灼人”的秘密。


刁亦男看到了一些真实故事,关于城中村里的犯罪团伙,水边的陪泳女。他突然发现,好像自己内心里也有一个隐秘的异托邦,投射进了一些神秘、不安的色彩。他把这些想法写成了一个故事,名字叫《野鹅湖》。


2019年,《野鹅湖》揭开了神秘面纱,改名叫做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原始片名作为电影的英文名字保留了下来。“其实我们英文名字叫《野鹅塘》,不叫《野鹅湖》,因为老外就是没有塘的概念。”制片人沈暘说。在她心里,塘更野生,象征着野性的生命里,而湖太美了。



这片塘的水在刁亦男心中荡漾了很久。《白日焰火》之前,他就有了一个故事的雏形。认识多年的和力辰光老总李力,是刁亦男的朋友,也是这部电影的总制片人。他把看到的新闻事件拿给李力说。李力觉得,刁亦男找到了他心中想拍的,把类型化电影和作者表达结合在一起的片子。


“我认为最难的一件事情实际上是超越自己。《南方车站》刁亦男是超越了自己,甚至我是觉得是要比他的《白日焰火》要深情很多。”回忆起自己初看剧本,李力这样说。“我们要想到三年,甚至五年后,什么样的观众,对于什么样的内容能产生共情,能够让他们更加喜欢。”李力觉得,刁亦男的这个剧本,达成了自己的诉求。


奔赴这场聚会的,有刁亦男的老朋友廖凡、桂纶镁。胡歌和万茜则是第一次与这位拿下柏林金熊奖的导演合作。当刁亦男再次找到廖凡时,廖凡说自己胡思乱想,以为又演的这个警察,是自己在《白日焰火》里张自力年轻时的故事。


《白日焰火》由刁亦男执导,桂纶镁与廖凡主演


但定下胡歌,其实做了一段时间的考虑。制片人沈暘把胡歌推荐给了刁亦男导演。因为电影的体量,要求它必须有市场。总制片人李力说,自己不知道胡歌愿不愿意演这样一个角色。他记得当时拿到了一组胡歌的照片,里面有一张,让他一看便觉得找到了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的周泽农。

 


刁亦男也在迟疑。但是他立刻去看了《琅琊榜》,迅速地找到了胡歌的气质点。沈暘说,放在当下,胡歌很像阿部宽;放到过去,又与和黑泽明等大师合作过的演员仲代达矢特别像。

 

于是制片人安排了一次刁亦男与胡歌的见面。李力回忆胡歌见到刁亦男导演后,“没想到导演跟他交流完以后他非常喜欢这个角色,可以说水到渠成一拍即合,所以胡歌也加入进来。我也认为整个剧组对他的表现都是非常满意。”


戛纳红毯上的胡歌


和透着东北刺骨寒风与将融未融的雪不同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确发生在南方。写这个故事时,刁亦男希望能发生在广东:那里有大片的水面和城中村;但去到看景才觉得有点失望。于是他又去了银川,俗语把这座城市叫做塞上江南。但也没有找到理想中的外景地。


困难不仅来自于勘景。制片人沈暘还担任了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监制,她对于两部电影原本的规划是“地球”2016年9月关机,10月便可以开始“南方”的工作。

 


结果因为“地球”拍摄的延期,直到2017年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才开始进入制作阶段。比原定计划几乎晚了一年开工的“南方”,在寻找外景地这件事上,稍微陷入了迷茫。


在多次失望之后,武汉最终出现在了刁亦男和剧组的考虑范围内。2017年10月7日,刁亦男和剧组成员来到武汉,在这座千湖之省的百湖之城,野鹅塘找到了真实世界里的存在。


外景地的决定只是更多问题的开始。看了两天景便决定在武汉拍摄的刁亦男发现,当群众演员们都在说武汉话的时候,他只能让这群来到南方奔赴约会的天南地北的演员们,也要学习这种方言。

 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工作照


廖凡之前学过山西话,他和万茜都是湖南人,在学武汉话上,有一点语言亲缘的关系。桂纶镁的口音可能是剧组中差别最大的。廖凡说,当他来到武汉时,发现桂纶镁已经在当地待了2个月。

 

在这2个月里,她在城中村的小屋里住了一周的时间。每天去和“站街女”聊天。和想象中的不同,桂纶镁发现,这些女孩远远要比自己设想的更加有生命里。她把角色说成自己的赌注,不知道有没有赢的机会,但是愿意下注,因为可能改变自己的生命。

 


另一位主演万茜也提前准备起了角色。她去学木工,从锯木头到上漆、抛光整个程序都学了一遍。手磨出了水泡,还要忍受锯木头时产生的木屑和油漆的味道。对于角色,她做了很多设计,脖子上有因为得病,刮痧留下的痕迹,耳朵上有针灸的印痕,造型也变得格外粗糙。

 

她扮演的角色,设定是一位羊角风病人。片中有一场她突然发病的戏,用牙膏做了口吐白沫的效果。然后还要有演员在她口中绑上绷带。一场戏下来,吃了不少牙膏,嘴也磨出了血泡。

 



演员们都说,刁亦男导演不会做过多的要求和明确的表演范围,但每一场戏都特别的细致,特别的折磨。

 

回想起当时的状态,桂纶镁说,自己心里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这个心境转折复杂的角色让她不知道怎么处理,所以一直带着不安和不确定。

 

男主角胡歌也是如此。之前无论演什么角色,他的习惯是在开拍前调整到自己最好的状态,在剧组时能做到面对镜头时自信满满。演过大量国民电视剧的他,拿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电影男主角时,突然发现,自己变得忐忑了。

 

其实他开拍前做了很多准备,刁亦男导演给了胡歌很多电影和书的推荐。50年代美国的黑色电影,经典的日本武士片,加缪写的《局外人》等等。但对于刚刚进组,镜头要求和电视剧完全不一样的胡歌来说,一切都是新的。

 


“不知道演的好不好。一开始很恐慌,也很担心。”这是他从入组后就产生的心理状态。但是有一天,他突然想通了。


胡歌发现,这种状态不就是角色周泽农所需要的吗?“生活中的焦虑、没有太足够的信心、不安全感和人物产生了链接。我把这种不安定的情绪延续到了最后。所有不安定的最后,要有一个孤注一掷的点。这个角色面对桂纶镁演的刘爱爱,到最后会在她身上孤注一掷,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她身上。我孤注一掷的点是,我可以完全投入,完全把自己放进去。”


完全把自己放进去的胡歌,让刁亦男感觉到了周泽农的存在。选演员时,他也考虑过很多。这样一个悍匪的角色,在不少人心中应该有一些既定的人选。但是“我选择演员可能不是从现实主义角度出发,比如胡歌他一定要长得像个悍匪,或者先入为主概念中的悍匪。我是从气质出发,让他去演,演的就是悍匪。扮演的同时就进入他的存在了。”

 


直到电影在戛纳首映,胡歌和桂纶镁才发现,原来彼此在拍这部电影时的心境是如此相同。而他们两人在电影中,也一直在南方黏腻湿冷的雨里,有一点若有似无的情愫,荡漾在野鹅塘上。

 

这场塘上的戏,是电影中温柔而又神秘的一刻。但拍摄却不是那么的顺利。水面有太大的波浪不能拍,水面太平又需要人工造浪。胡歌和桂纶镁躺在船底都是沙子的木船上,刚刚进入情绪,结果造浪的小船没有控制好,一个大浪便打到了脸上。

 


刁亦男没有给他们两人设计太多台词。他希望周泽农和刘爱爱可以有一种微妙复杂的关系。他把这两个角色看成巨大压力下孤独的灵魂。这样灵魂的相遇,只需要行动来表达内心存在的情愫。“我觉得这样的味道是迷人的。我不希望用语言来传递,我觉得那样不符合情景。” 


他把自己看到的、听说的、搜集的故事,有机地罗列在一起。虽然电影有一个很强的故事设计,但最后的呈现,却是几个人物在这样一个南方城市中的状态,像是50年代美国的黑色电影。这么拍,刁亦男觉得,是黑色电影很容易拍出好看又有作者表达的作品。中国的发展,也为创作提供了天然的土壤。



总制片人李力也记得,为了这个故事,刁亦男足足写了3年的剧本。在湖北的拍摄,80多场外景,80%以上的夜景戏。拍摄时又恰好是雨季。为了电影,他让自己的完片担保人直接进入,做好了所有的预案。

 

没了强烈的故事,刁亦男把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看做讲述个人体验的电影。“我想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困境,里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,但是通过冒险、牺牲、抵抗,获得了自由。这是我们生活的动力。”

 


从《夜车》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,到《白日焰火》载誉归来,再到今年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。刁亦男也完成了自己的冒险和抵抗。


“我们俩经常聊天,他也说,他觉得他毕竟还是在讲一个中国故事,他更关注的是跟中国观众的那种对话和交流,这点上面我是觉得他和我的想法非常的一致。而且他也很朴素,所以说他也没觉得就说入围了戛纳,或者说获奖,或者不获奖,对我们这个有多么的重要。”作为朋友,李力这样评价他。

 

刁亦男


电影在戛纳的电影宫卢米埃尔大厅首映前,刁亦男还在加班加点地做着影片的后期。电影的粗剪是130多分钟,然后改到了123分钟,最后出于排片、市场的考虑,观众们看到了113分钟的版本。


沈暘说,《白日焰火》之后,刁亦男也有了变化:“他找到了一种方法,怎么说就可以找到更多的观众,既保持自己的一个表达,又可以找到更多的观众,而且我觉得他的这种态度特别好,一种很开放的态度,他就想让他的电影被更多的关注,所接受,希望撒出去更多的种子。”


刁亦男撒的这些种子,其中的一颗被胡歌捡到。“真正的艺术的特别的纯,所以也让我特别的享受。特别感动。以前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给我带来了很多,但但总觉得还差点什么。这一次我觉得导演都给到我了。”

 

这种“给到”,很有可能也包括着某种困境。胡歌跟着刁亦男走入了这个困境,然后通过冒险、抵抗,重新找到了自由。因此,当回看整个拍摄过程时,他才会觉得:“整个拍摄过程都是非常珍贵的经历。也让我坚定了这条路必须走下去。”


叶问外传:张天志
武侠

叶问外传:张天

动作大片群星荟萃

叶问
动作

叶问

甄功夫打出国际范

飞驰人生
喜剧

飞驰人生

韩寒沈腾赛车喜剧

新龙门客栈
动作

新龙门客栈

武侠经典群星璀璨

叶问2:宗师传奇
动作

叶问2:宗师传奇

黄晓明苦学甄功夫

惊天动地
冒险

惊天动地

真实再现汶川地震